好梦难竟啊。

吾谁与归?

[伪装者/明台] 筹笔驿


# 短短几句话,非常没趣。


“是时运到了。”
崔先生这么讲的。
他笑起来,皱纹细密,和气地堆叠在眼角。
“那话怎样说,时来天地皆同力嘛。”
餐盘中、推车里、铁轨上,无形推手。待腕上秒针拨过最后一格,军乐鸣响、礼花绽放;他与同伴对视,彼此的眼中,熠熠灼灼,明亮欢快,皆是火。

探照灯白亮刺眼,胜过月轮。夜色压在他两肩,混着泥土腐腥,快要将他压熄。他走上前去,踉踉跄跄,送上一个绝望的拥抱。
运去英雄不自由。他忽然间想到这一句诗,于是恍惚地笑了一笑。
不自由……时来运去,不自由。
血红的温热溅上脸颊,他最后看见火。那是在他老师眼中,幽蓝的,从死里烧出的火。

END

* 被考试周折磨的我,要完,要疯……流着泪摸一条鱼。来来来,有缘分看到的,都来陪我吃刀片儿,谢谢大家。

评论(15)
热度(23)

© 好梦难竟啊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