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梦难竟啊。

吾谁与归?

[伪装者/台风] 如晦(屏蔽重发)

#短篇完结,原著下的灵异AU。人鬼向,有一丁点干巴巴的肉渣,半路画风不对崩人物,可能引起不适,慎入。

#这其实是一个互相暗恋被挑明的故事。圣诞及新年快乐(折腾这一回,居然还赶上了,甚好)。



桌上点的是一盏蜡。

昏黄病态的光,照亮了虫蛀污糟的木头桌面;烛芯烧得极短,滋滋冒烟,是青灰色的垂死的烟。

明台坐在这桌边,倒也合衬——此时他正缩在一张瘸腿圈椅里,单手支着额头,掌缘的阴影下,半张脸昏黑模糊、半张脸明亮细腻。他的脸庞是消瘦的,眼窝比旁人略深些,英俊中又显得忧郁。

桌面陈年的油垢有蜜糖一样的质感,腻在他肘弯;椅背上的蛛网,兜着些许埃尘,也沾上后肩。他臂肘边是个烟缸,一根线香搭在里面,暗火刚刚烧起来。明台两片眼皮贴了胶一样沉重,脑袋一晃一晃地,在瞌睡。不知是从梦里还是哪里来的,他耳中听见草摇虫语声音,来自清朗春日,碧绿可爱,催眠曲儿似的,娑娑地响成一片。

中夜的梆子令他从不安的梦境中惊醒。明台浑身一抖,茫然地张开眼缝,听见窗外仍是娑娑地响,是雪在响。他摸出副眼镜架在鼻梁,呵欠连天地站起身来,感觉自己像一座被埋葬在北极的石雕。

明台转到屋角,掰指头数着数,向冰冷的炉膛里扒了几块煤、弯腰点上;他这串动作是缓慢的,伴随着关节处细微的抗议声,伴随着扑了满脸的黑烟,伴随着裹挟冻雪冲开门板的夜风。明台拨一拨炉火,又去闩门——那蜡烛居然没有被吹熄,简直像虫蚁一样顽强,像他一样顽强。

等他再回转身时,就看见一个单薄的影子,戴黑礼帽,穿的是深灰发黑的夏凉绸衫、尖头皮鞋,作一副老派文人打扮;坐在那烛光下、那圈椅上,侧脸冷峻,坐姿也刻板,好像是跟着那一阵风一同进了屋来、又被冻在这张椅子上似的。

明台规规矩矩地在这影子的对面站好,心情激荡、困意全消,脸上却止露出一点点微笑来:“老师今天,来得晚了。”

他直挺挺地站着,从他老师那双因死气而深黯的眼睛里,清楚地看见自己的映像——身上是旧的青布棉袍,肩背处垫了些料,很显得臃肿,圆边眼镜的金丝框也斑斑驳驳,遮住了精雕细琢的一张脸,只剩下眼缝里面一线光彩。

老师这样盯着他看,也不是头一次。但明台经受这直勾勾的视线,仍旧不大习惯。他摸摸鼻子,试探着打商量地问:“老师,我知您没有这个需要,但是……您能不能眨一眨,眨一眨眼睛?”

王天风好似要露出点笑似的,摇了摇头,依言闭一闭眼、又睁开来,并移了视线,不再拿死不瞑目的眼光对着学生——目光移开了,神情却又显得惆怅似的。他捻起那段线香,颇享受地送到鼻端嗅了一会儿,然后熟门熟路地从暗处翻出白纸与钢笔,开始写字。

他笔下每润出一点墨水,线香就有一截化成灰,掉在烟缸里。

明台凑过去,头与老师的头挨得极近,呵出的白气也全喷在他老师眉间了。

王天风一个字一个字地写,他就跟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念——

“元、月、初、八……”

元月初八,晨七时,甦生队,训练生,塘沽。

王天风写完了最后一个字,便丢开手,任由那页泄露天机的字纸化作一堆灰末。他的身形比之初时,要模糊很多了;蜡白惨淡的面容,也像是笼罩在一层烟雾中似的——只余那双并不需要眨动的圆的眼睛,仍如两眼漆黑的深井一般,嵌在脸上。

明台又点上一根香,用两根手指捏着,小心地递到老师面前来。他应道:“晓得了,西苑兵营的劳工,初八那天早上七点钟,要被送往塘沽去。我明天就安排营救计划,您放心。”

王天风大约仍记着学生怕见自己的眼睛,眼光越过明台,盯着他身后的门缝,非常迟缓地点一点头。

明台垂下眼,他看着香灰一撮一撮地落下,悄没声地融进老师那身灰黑的长衫里。他用一点余光觑着王天风的脸色,终于慢吞吞地、轻声地说:“今天又是月晦了。”

他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,自己每每也感到十分羞愧,余光瞟着角落里那张床,血行急促,几乎抬不起头来。

王天风则要比学生坦荡好多。他淡定地颔首,先摘了帽子搁在桌面上——指尖稍一离开,那黑礼帽便坍成一小撮烟灰。鬼魂站起身来,走到床边去,步履也如常人一般。他面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只眼帘微微垂着,惨白的手指摸上长衫领口那一颗盘扣。

明台脱下棉袍,搭在椅背上,顿时冷得一哆嗦,又匆匆地趿着鞋子跑去添了两块煤。他再回转头时,看见老师已坐在床边,褪了一半的外衫正化作烟、眉眼也淡得像烟,被暖黄的烛火照出几丝泛着病气的柔和。

明台摘去眼镜撇在桌上,踢了夹棉的鞋子,挤上床来、拉开被衾,把王天风让到里侧。接下来他们往往会陷入漫长的、僵硬的沉默,直到老师感到不耐烦地催促他。



全文请戳此处

网址   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638be557376d      



END



头一次写污就被屏蔽,虽然其实也不怎么污……还是略喜。       



附赠的小段子:

《论生活情趣方面三观相合的重要性》

明台:哎,老师呀,我改天给您烧两套军服,您吧到时候别全脱——

王天风:(踹)

评论(20)
热度(83)
  1. 兵长一米六好梦难竟啊。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好梦难竟啊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