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梦难竟啊。

吾谁与归?

[伪装者/全员] 全员字体化妄想

#这只是一个脑洞。
#脑洞奇大,满口胡言,全员ooc。


明台是一款字体。
他是明家人,年纪最轻、腰又很细,于是他是新细明体。
明诚也是一款字体。
他也是明家人,腰也很细,但是年纪比明台大一点,所以他是细明体——没错,以明台的逻辑来看,这个因果关系成立。
明台最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看到二哥这么像我,我心甚慰呀!”
明诚懒得和他争,就由他去。
明诚是等幅字,二十六个字母一样宽,严谨精准;而明台是非等幅字,他身上有种年轻人的随性。明台气质更飞扬些,光鲜亮丽,用他大姐的话讲就是“成天跟个小开一样”,更适合被漂漂亮亮地摆在印刷品上;而明诚虽然生得也俊,可他不喜欢张扬,只是常年跟在大哥身后,做一个实用性极强的小尾巴。
当然啦,明家的家教一向是极好的;明家人口中的“小开”放到外面,也是一款非常端整规矩的正体字。
明楼也是一款字体。他同样是明家人,只是他的腰不怎么细。
不不不,笔者要在这里说,笔者活了这么多年,暂时还没听说过“米且日月体”这个字体……也许以后会有,谁知道呢。
什么?细明体加粗?少年你很有前途啊,脑洞够大、脑子够灵光!
好吧,答案揭晓,其实笔者我上面这些是驴你们的。
明楼跟他的俩兄弟长得不太像,他的风格又红又专——他是毛体。
或者说,他是太祖体。
明楼的口头禅是:“我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外表严谨克制、但内心却自有一处热情奔放的复杂角色——这热情是为了家、为了民、为了国,为了天地道义!”
明诚吐槽道:“其实大哥你外表就足够热情奔放了。”
明楼挑了挑短撇:“嗯?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
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,明诚也的确是个青年俊杰:“呃,我是说……这角色肯定很受人欢迎。”
明楼得意地哼哼道:“算你识相。”

明镜与明楼是亲姐弟,自然有几分相似。她长得要柔和秀气些,她是行草。
唔,明大小姐内心深处,也是很有些狂野的嘛——总之明楼很怵她就是啦。
汪曼春从前总觉得自己是簪花小楷,与师哥刚柔并济,相辅相成——可直到拿到剧本,她才发现,哦,原来我是刀锋黑草啊。
真是心塞塞。
于曼丽是博洋行书,笔锋消瘦,粗看是极其飒爽风流的一款字,细看却能从笔画里看出些愁苦不甘来。
王天风是老军统了。他骨架不大,且有着军人式的方正,他是标楷体。用刘老师的话讲,他的性格被时局压迫得有些扭曲,于是字形依照台湾教育部的规范,标准得有些过分严苛了,与很多地区的书写习惯也有些差别。
郭骑云是标宋体,和新细明体摆在一起,一下子就能看出字形的不美来。然而在很多时候,他也是不可或缺的。
程锦云呢,和她的名字一样,是华文彩云体。她总穿着白色的护士袍,很受小朋友们的喜爱。
唯一让人措手不及的是,比起和她一起做游戏,这些小朋友显然对在她的护士袍上填色更感兴趣。
朱徽茵整天守着电报机,她是报宋,规矩得让人挑不出错。但她私心里是极推崇细明体的,常常把“阿诚先生说……”挂在嘴边。
梁仲春是幼圆体。他是个圆滑人,还是家庭主义者。
苏太太是兰亭宋体,在一些精致内页的正文部分常常出现,字形典雅正气。
黎叔则是怀草,因他有着文人式的清瘦,以及满腔忧愁愤懑。

如果你看到这里发现戛然而止,那是因为笔者编不下去了……

评论(4)
热度(16)

© 好梦难竟啊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