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梦难竟啊。

吾谁与归?

【台风】补档

确实已经爬了,不要惦记我。
补档和坑脑洞,不打tag了。

1.《如晦》
干巴巴很没趣的pwp,之前被简书和谐掉了。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1864490

2.《回头箭》:好几年前的坑

# 在没有死间计划的背景下,缺乏粉红泡泡的校园恋爱剧。
# 尝试写了一回老师视角,比较一言难尽的……ooc?以及时间线有毛病,不要在意。
# 王老师,开弓没有回头箭呐。


一九四一年冬,息烽。

郭骑云这孩子,块头大。他肩宽腰不窄,稳重结实,似座钟塔;个子也高,若往人堆里一戳,那就是万丈平原上耸出来的一截儿山峰。
当年小郭初到特训班,是前辈介绍的,直接给送进了情报专科。郭骑云体术修得蛮不错,但政治警察、侦查学两门课学不很通,才能有些被埋没;王处长,当时还是王教官,观察他一段时间,抽空向上级打个报告,把他拎了出来,扔去行动专科。
这孩子争气呀——十分争气、手段也不赖,特能给王天风长脸。他性子直,不服输,还闷了股子气在胸口,一门心思地“绝不辜负王教官和戴主任的教导”;小郭在新地界儿挨了几回揍,渐渐摸清了路数,终于在毕业之前把别人都打服了,很有种。
王天风是眼看着郭骑云身上棱角被一点点磨平的。到了分派毕业去向的时候,他琢磨片刻,把这位一根筋的小同学要到身边来,做了副官。这无疑是最合适的——那时候毒蜂即将飞往上海,他一向乾纲独断,只需要一个忠心可靠且话少的执行者,而非另一颗善于趋利避害的大脑。
当年毒蜂在沪上,着实是风光了一段时间。他善赌、善谋划、善杀人、沾染灰色也沾得极有技巧,于是来钱极快,养得起霞飞路的房子、也养得起六人情报小组——直到一次与B组合作执行摆渡任务时,由于电文被截获破译的缘故,几乎全军覆没,最后只活了一个半。
囫囵个儿的是郭骑云,去了半条命的是他;好在整组人拼着性命不要,把货物平安送出了负责的地界,剩下他们俩倒还不至于要回到重庆挨审。上级也体恤他,毕竟一来任务完成了、二来他也属嫡系亲兵嘛;最终只是把他连着副官一同平调到湖南,论起心腹程度,隐隐还上了个台阶。
军统上海站情报处长的椅子,就这么空置了一整年——是为等一条学经济的毒蛇,从法国回来以后,借伪政府梁柱汪芙蕖的门路,明目张胆地绞上敌人的心脏。说来有趣,王天风与这条蛇同窗同袍同志数年,玩机心赌人命,相互间都有那么些针锋相对又惺惺相惜的味道,像是最疏远的好友与最亲密的对头。他们深刻地认识到对方的强大与危险,因而能够明智地避免一切超越彼此底线的冒犯,总之相处还算愉快——那么这会是第一次与最后一次,毒蛇将要挨他一记狠蛰。
这是在上海往香港的飞机上,他从空乘手中接过那杯加料的红酒。隔着一条过道,就是那条毒蛇的弟弟,那罗曼蒂克的小少爷、自作聪明的小寄生虫——名字叫做明台,今年刚二十岁,是个好苗子。
王天风漫不经心地垂着眼睛,动一动手指,使过满的深红色液体打着旋儿与杯壁摩擦。他在心里给这孩子计时。

王处长兜了这一个大圈子,当然不单是为了飞香港航班上的小“惊喜”。他在上海耽搁半天光阴,是与上海站情报处的副处长、也是毒蛇出洞前,军统在上海的实际负责人宁海雨进行了一次面谈。
他的计划定名为“死间”,只待上级通过。他奉上毒蜂的性命、宁海雨再派出一组死士;他们将要把假情报送上敌手,所有的生者与死者一同敲响战区的丧钟。
“一个无所不为的可敬的疯子。”毒蛇曾经这样评价毒蜂,以咏叹的语调。毒蜂自己一向看不上此类“上等人”习气,然而对于这个评价,他感到非常受用。
‘这才哪儿到哪儿呐,’现在王天风近乎得意地想道:‘等这回我疯给你看看。’
他确实这么疯起来了,他什么也不顾了。
他从飞机上绑了个少爷兵回来,要把他培养成一颗死棋、培养成敌人棺材盖儿上严丝合缝的最后一枚铆钉。他早晚会把明台还归上海、还给毒蛇,并且在不久之后,用烈士的名号最后一次为这孩子授勋。这回他须得亲自动手。

王天风落笔如飞,趁着少爷没睡醒的工夫,处理这一天里丢下的公文。他听见床板晃动的声音,笔尖一顿,却没有抬头。

(中略)

他对小少爷露出一个微笑,然后满意地看到了对方惊怒恐惧的表情。
“欢迎加入,军统特务训练班。”

(下坑)

总之就是死间计划没被上级通过,但王老师却被自己亲手绑来的小少爷黏上了。


3.《喁喁》:2的同系列文,lifeline AU,同样坑了

讲的是回头箭世界观里的明台,通过老师的赠表联系上了电视剧世界观里,在某次任务中重伤的明台,帮助他逃生。这时已是电视剧结局之后了,电视剧明台代号“陶庵”;而回头箭里的明台已经和老师HE,他潜伏在军校,代号“桃李”,为了救出非自愿被抓起来训练的孩子,送去红色占领区。

嗯陶庵这个代号级别比桃李要高的。中间有两个小明互相嘴炮的内容……以及陶庵这个代号是不是很熟悉?是的,电视剧这边后续可以接故人故园故国秋!所以是两对HE!
以及回头箭AU那边,老师早知道明台是共产党。崔先生劝他入党,他犹豫片刻说:“我与我,周旋久,宁做我。”

↓写了一点点,坑了。
# lifeline的AU,但这不重要。

一九四一年,秋天的时候,王天风被调遣到息烽中央警官学校特种刑事警官训练班,任第四期的刑讯术教官。总队部有一个老熟人,也是他曾经的学生,老搭档的弟弟明台,化名叫做黎家鸿。

(中间没写)

“我叫明台,今年二十……咳咳……二十三岁。我……(断断续续的杂音,咳嗽,或者抽气声)我或许会死在这里。”

(后面坑了)

4.《星尘》
机甲AU,战后种田文。明台以为老师死了但实际上并没有。一笔都没动,坑了。

评论(2)
热度(8)

© 好梦难竟啊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