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梦难竟啊。

吾谁与归?

宽街伉俪已经要变成我的生命之源了😭😭😭😭😭
为什么我没有早两年入坑😭😭😭😭😭

get了子博客的用法,于是又可以一个圈儿一个马甲地浪了,哇哈哈,开心。
日常主号还是这个,神狄相关见子博@旧逐空香 ,大概也许应该会更新……?

[ 过靖 ] 樊川疑

超短文,写了两篇,发现没办法让他俩(不ooc地)he,加上第三篇的存稿不见了,就坑了。
篇二

云雁鱼水:

(短篇系列其二,后文中有#尹龙##蓉愁#)

天时正午,靖、过二人于樊川普光寺落脚打尖。因他二人打扮素朴、身带风尘之故,庙中僧人待之甚是轻慢不耐。这冷眼又带血连肉地牵扯出杨过满满一胸愤郁,他蹦起来就要骂人,却被郭靖擒着臂膀按住了。
郭靖从知客僧处接了素面、馒头,含笑道了句多谢;他径自往寺边松下寻了两墩石凳,拿袖子抹拭干净了方拉杨过坐下。树翳幽凉、长草摇曳,寺钟在耳,清风抚背;岗下流水溅玉、山中百鸟啼鸣。人者听之心喜、望之畅怀,身处此空明图卷之间,真是无比快哉自在。然而此情此景清远有...

[ 过靖 ] 桃花妄

超短文,写了两篇,发现没办法让他俩(不ooc地)he,加上第三篇的存稿不见了,就坑了。
篇一

云雁鱼水:

#过靖#桃花妄

(短篇系列其一,后文中有#尹龙##蓉愁#)

彼时杨过方梦见欧阳锋教授蛤蟆功,梦醒以后又是委屈又是挂念。他思及桃花岛中那一家人正和美安睡,而义父此时却不知身在何处,心头一阵接一阵的窒闷。于是趁夜色出了山洞站于崖边,天上星河灿烂、耳畔似有海风萦回,一时间顿生天高地迥之感,自怜自哀之情更甚。
方此时,他耳中又听得一声长啸,叫着“过儿,过儿”,正是郭靖声音。
杨过被这喊声从茫茫天地间只一人的孤寂境地拉了回来,登时眼眶就红了。他狠狠揉了揉眼睛,竟尔揉下数滴眼泪来。毕竟是小孩...

一个声明

懒得注册新号了,此号即日起转为私人,会刷屏。
(替基友们感到眼前一花)

台风相关大约不会再产出了,也就是说本人爬了(。)
(虽然还是很爱老师和小明,嘤)

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喜欢和宽容,谢谢你们充满爱意的好吃的粮,谢谢你们带给我的成长,但缘分终有尽时,于是请不要大意地解fo我吧,么么哒~

最后,下个冷圈见~

最后的最后不知道我蜜蜜女神还玩不玩lofter……就算不玩了也要强行表白!谢谢老师和小明让我认识了我的女神!蜜蜜么么啾!

[伪装者/明台] 筹笔驿


# 短短几句话,非常没趣。

“是时运到了。”
崔先生这么讲的。
他笑起来,皱纹细密,和气地堆叠在眼角。
“那话怎样说,时来天地皆同力嘛。”
餐盘中、推车里、铁轨上,无形推手。待腕上秒针拨过最后一格,军乐鸣响、礼花绽放;他与同伴对视,彼此的眼中,熠熠灼灼,明亮欢快,皆是火。

探照灯白亮刺眼,胜过月轮。夜色压在他两肩,混着泥土腐腥,快要将他压熄。他走上前去,踉踉跄跄,送上一个绝望的拥抱。
运去英雄不自由。他忽然间想到这一句诗,于是恍惚地笑了一笑。
不自由……时来运去,不自由。
血红的温热溅上脸颊,他最后看见火。那是在他老师眼中,幽蓝的,从死里烧出的火。

END

* 被考试周折磨的我,要完,要疯……流...

[台风] 故人,故园,故国秋


# 一盘散沙的流水账(?),借用了一个名字。爱归他们,错误与ooc归我。
# 全篇给我女神黄蜜太太表白,如果有幸被女神看到的话……(不不不女神你不要在意文写的怎么样,只看我表白就好♥︎
# Warning:节操总是一点一点掉光的,对于这部分我自己看着都尴尬,如果不小心放了九霄神雷我十分抱歉,祝姑娘们都能渡劫成功,捂脸。
# 祝(迟到的)阳历新年快乐XD~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老师和小明!

从上海到延安,再往北平,他们辗转几次;最末一次,也是坐上了火车。夜色将万物笼入阴影,月是上弦月,白亮亮的,贴在层云之间。有细小的雨滴斜斜沾在车窗上,是个缠绵的意思。
明台忽地笑了一声。
锦云支着下巴看他:“你在笑什么?...

明楼:你净不学好!我问你,你是不是要上天啊,啊?
明台:啊。

想写一篇机甲背景的台风……
机甲“毒蝎”第一顺位驾驶员的明台x他的军校教官+机甲“毒蜂”第一顺位驾驶员的王天风
郭副官曾经是老师的大副,第二顺位驾驶员,他也有自己的机甲叫“小凤”但是平时很少开23333后来他被交接给小明了。
曼丽是机甲检修员兼任精神疏导,恰好组成一个三人小队www
大哥的机甲是“眼镜蛇”,阿诚哥就是“青瓷”嘛~
嗯这篇就叫《星尘》好了,我安静地等脑洞扩大化~

[伪装者/台风] 如晦(屏蔽重发)

#短篇完结,原著下的灵异AU。人鬼向,有一丁点干巴巴的肉渣,半路画风不对崩人物,可能引起不适,慎入。

#这其实是一个互相暗恋被挑明的故事。圣诞及新年快乐(折腾这一回,居然还赶上了,甚好)。



桌上点的是一盏蜡。

昏黄病态的光,照亮了虫蛀污糟的木头桌面;烛芯烧得极短,滋滋冒烟,是青灰色的垂死的烟。

明台坐在这桌边,倒也合衬——此时他正缩在一张瘸腿圈椅里,单手支着额头,掌缘的阴影下,半张脸昏黑模糊、半张脸明亮细腻。他的脸庞是消瘦的,眼窝比旁人略深些,英俊中又显得忧郁。

桌面陈年的油垢有蜜糖一样的质感,腻在他肘弯;椅背上的蛛网,兜着些许埃尘,也沾上后肩。他臂肘边是个烟缸,一根线香搭在...

1 / 4

© 好梦难竟啊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